ʚA栗子ɞ

【九辫】试探

回别的师兄弟都是一两分钟回一个,一句谢谢,足以。

只有回杨九郎,时隔五十分钟,只回了四个字:“有你真好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张云雷视角)

其实我打开微博先看的是九郎的微博,好多字,大概瞄一眼,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看。

呦,别看长得像个河马似的吧,倒是还挺会说话,给我这心里说的酸溜溜的。

这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好了,就先回了其他师兄弟的,再回来看杨九郎的微博。

想了想心里有好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磨蹭半天打了好多字,看一眼又觉得自己太矫情,这儿删一句,那儿删一句,怎么改都觉得自己废话太多,说出来的话怎么都不能让自己满意,索性都删了。

嘿,还真是让这个没眼睛的在说话上给我赢了,明明我才是逗哏,要造反啊这是,可我心里怎么就这么开心呢?

他说,六年,我从一个害羞的男孩变成他的super star⭐

他说,他觉得让我随时往左后方一回头,一眼就准能看见他在桌子里头站着,这事儿才是最酷的✌

他说我是他的,他说他随时都在我身边才是最酷的。

个小眼巴查的,就嘴会说。

啧,其实也不全是嘴会说,人对我挺好的,没人比他更细心了,我想要什么想干什么,我不说,他也能知道。

嗯,我就是看在今天我过生日高兴的份上,才给他这个面子的。

我想跟别人一样给他回个谢谢得了……卧槽,张云雷,人给你打这么多字,你就回个谢谢,你还是人吗???不行不行不行。

那我给他个我爱你,就算是我还他对我的照顾吧……诶卧槽,张云雷你怎么还突然不好意思了,去年不也这么发的吗,今年不一样了吗???好吧,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了……

那就有你真好吧!啊啊啊就这样了!

打字!发送!锁屏!完事!

5秒之后……

啊啊啊啊啊啊张云雷你太敷衍了吧!!!

我去,都发完了……啊啊啊啊啊啊!!!

……

我在干什么?这是我张云雷应该做出来的事吗?

能怎样?我回什么杨九郎不都照样是我的人,不是,捧哏。

“九郎给您发来了一条语音”

“九郎给您发来了一条语音”

卧槽这个小眼巴查的,他要是敢嫌弃我,我立马就不理他!

迟疑了一下,我才点开第一条语音。

“角儿,我知道你想发的不止这四个字,是你想不出来,不是,是不好意思,对不对,对,是这样的,嘿嘿嘿嘿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点开第二条,而这条里,杨九郎的声音明显正经了许多。

“角儿,我知道你不爱弄这些煽情的,但是角儿,谢谢你。”

我轻笑了一下,回了一句,

“跟爸爸有什么可客气的。”

杨九郎却没有顺着我贫下去,而是又一条语音,

“角儿,其实我还有一句。”

“哪句?”

再发过来的,却不再是语音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我心里猛的一颤,却又不敢当真,相声演员的话怎么能当真呢?

“嘻嘻,我也爱你。”

我没敢发语音,我怕他听出来我紧张了。

“那您也爱我的话,就赏个脸吃个夜宵?出来,我在你门口呢。”

“起驾,小翔子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纯瞎想,是HE是BE就看大家自己的想法了,喜欢的话,大家伙就评个论点个赞什么的,有错字病句什么的大家可以帮忙捉虫,谢谢各位了👌

两个脑洞 哪位太太愿意承担这个艰巨的任务吗🙆
1.壳贝因世俗不得不放弃的爱情 贝贝故意用欢乐的语气来掩饰心中的痛苦 而背对镜头的壳壳早已泪流满面
2.贝贝特意让壳壳唱这个 故意把这句放出来气壳嫂 壳壳明明知道贝贝想的什么但依然惯着贝贝
🙈🙈🙈

德云社大事编年纪(完整自用版)

小鬼-啊飘:

整理了一份德云社的大事记录以备自用,大概是全网最全了。


有增加一些个人喜欢的角儿的信息,编年纪里的东西都尽量客观了,如果有什么大家想知道的或者遗漏错误的请评论告诉我呀~


转载请注明来源信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994年,闫云达拜师。


1995年,郭德纲来到北京,同张文顺、李菁合作,逐步创办北京相声大会。


1996年2月8日,郭麒麟出生。随后郭德纲与胡中惠婚姻破裂。


1999年,17岁的何云伟开始在郭处学习相声表演。


2000年,郭德纲开始与于谦合作。同年,9岁的张云雷到北京学习曲艺。


2002年,16岁的曹云金在郭处学习相声艺术。


2003年,郭德纲与王惠结婚。同年,潘云侠开蒙,随郭德纲学习相声表演。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,开始在天桥乐茶园固定演出。


2004年,13岁的烧饼朱云峰进德云社学艺。同年,在海碗居炸酱面馆做服务员的孔云龙和岳云鹏入德云社学艺,随后李云杰加入学艺。


2004年10月,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。


2005年6月,高峰加入。同年,潘云侠、张云雷暂离,栾云平入德云社学艺。


2005年,何云伟李菁参加“北京相声小品大赛”,凭借《我要幸福》获得相声专业组一等奖。


2005年底,赵云侠入德云社学艺。


2006年,郭德纲勒令入围第三届CCTV相声大赛决赛的曹云金刘云天退赛,曹失去夺冠后上春晚的机会。


2006年10月29日开始,德云社成立十周年,何云伟、曹云金、栾云平、孔云龙和于云霆五人一起举行拜师仪式。


2006年11月,李菁拜师师胜杰,和郭同辈。


2006年12月6日,曹云金首次开个人专场。


2006年,阎鹤祥、曹鹤阳入德云社。


2007年3月15日,央视曝光郭代言减肥药藏秘排油。


2007年6月23日,侯耀文先生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病逝,享年59岁。


2007年夏天,闫云达回归。


2007年10月,郭德纲在天津排戏时认识10岁的陶阳,两人成了忘年交。


2007年,张九龄入德云社。


2008年夏天,孟鹤堂正式入德云社。


2008年9月,徐德亮通过自己的blog发布声明,与王文林一起退出北京德云社。张文顺老先生宣布与其断绝师徒关系,收回其名字中“德”字使用权。


2009年2月16日,农历己丑年正月廿二日,凌晨5时25分,张文顺先生与世长辞,享年71岁。


2009年,郭德纲从艺二十周年系列演出,6月12日,收第二批云字科徒弟,朱云峰、岳云鹏、宁云祥、赵云侠、陶云圣,13日收首批鹤字科徒弟,曹鹤阳、刘鹤春、闫鹤祥、李鹤彪、张鹤伦、孟鹤堂等人。


2009年,杨九郎入德云社。


2010年1月18日,郭德纲生日,未央宫事件,也就是后来郭在采访中提到的,有的事其实一两年前就有预感了的事件爆发开端。


2010年8月1日,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怒打假记者周广甫。


2010年8月1日当晚,郭德纲在小剧场说单口《张双喜捉妖》的时候骂记者,原话是“有时候,这记者啊,还不如***。”后来某些媒体在引用的时候,把“有时候”这三个字抹去了。


2010年8月3日,郭德纲发布博客《有药也不给你吃》,继续保持强硬态度


2010年8月4日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直播间》不点名批评郭德纲“低俗庸俗媚俗”


2010年8月5日,新华社不点名批郭德纲“个别公众人物纵容他人殴打记者”


2010年8月5日,德云社曹云金回馈观众个人专场。


同日,何云伟、李菁分别在各自博客发表声明,宣布退出德云社。李菁的三个弟子张天羽、崇天明、郭天翼随师退出。


2010年8月9日,德云社小剧场全部停业自行整顿。


2010年8月10日,人民日报批郭德纲“把自己骂下了舞台”


2010年9月12日,经历停演自查的德云社重新开门。在停业期间,德云社进行改制,郭德纲表示德云社将转为企业化管理,并与全部演员重新签订周期10年的劳动合同。


曹云金拒签合同,由此之后逐渐淡出德云社。


2010年10月,李菁何云伟成立星夜相声会馆。同年,张鹤文退出德云社,加入星夜相声会馆。


2010年,王九龙入德云社。


2011年1月2日,老郭对未能摆枝的两位“云”字科弟子进行补摆枝,闫云达、李云杰正式拜师。


2011年,何云伟李菁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独家录制》。


2011年,张云雷回归,4月8日正式登台复出。


2011年4月19日,岳云鹏首次开专场。


2011年6月,郭麒麟从学校退学,在德云四队担任相声演员。


2012年,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奋斗》。


2012年2月23日,曹云金创立北京听云轩。


2012年7月7日,收鹤字科第二批弟子,张鹤帆、李鹤东等人。


2013年,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这事儿不赖我》。同时,郭德纲于谦首登春晚,表演相声《败家子》。


2013年9月4日,张九龄、李九春、周九良、杨九郎、张九驰、高九成、王九龙、张九南拜师,成为九字科第一批弟子。


2014年,岳云鹏参演春晚蔡明小品《扰民了你》。同时,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说你什么好》。


2014年2月,赵云侠与搭档戴九安退出德云社,加盟听云轩相声大会。


2014年,郭鹤鸣未经郭允许,拜比自己年长近五十岁的“西河弦王”贾庆华先生为师,凭空增长两轮辈分。


2014年,王鹤冠韩鹤晓离开德云社前往四川发展,并自称天蜀乐相声大会是德云社分社。


2015年,岳云鹏孙越参演春晚表演相声《我忍不了》。


2015年1月5日下午3时5分,郭汾阳出生。


2015年9月13日,因故未举行摆知仪式的张云雷、李云天、张云藩、靳鹤岚、朱鹤松、刘鹤龙,以谢师仪式的形式,正式成为郭弟子。同日收九字科第二批弟子,董九涵、董九力等人。


2016年6月,啜鹤雄私自创业开公司,离开相声行业。


2016年7月17日,赵云侠在微博发长文求师傅原谅,重回师门。


2016年8月30日,在第七届“纲丝节”上,郭德纲公布了《德云社家谱》,宣布清理门户,将何云伟、曹云金、郭鹤鸣、啜鹤雄、王鹤冠清门除名,另将赵云侠、韩鹤晓、孙九芳摘字查看。而于云田、李鹤浦、栾鹤华、张鹤栾等四人虽未摆知,但也被写入家谱。


2016年9月4日,曹云金发博回应,9月5日发布六千字长微博,正面细述自己和郭德纲的种种过往,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个了结了》。


2016年9月7日,韩鹤晓发微博长文认错。


2016年9月25日凌晨,郭德纲同样发布六千字长微博《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。》回应曹云金。


当日下午15点,曹云金再次在微博上发布文章《我的涵养已在愤怒之前用完了》回应。


2018年4月23日,郭德纲大弟子闫云达宣布退出德云社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从整理的这些信息中来看,德云社这些年表面上离开的人,除开有回来暂留查看的,一共应该是14个。


这么大的一个单位,如此小的人员流动,的确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。


有的如果不这么撕破脸,和和气气的分手,诸位看官可能还少了几分乐趣。自从入了德云社的坑,任何女团的低级撕哔都无法引起德云社女孩的兴趣了。


另外11年小辫儿的回归,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少爷退学,模糊中也都有了解释。


小辫儿走应该是比较和平的,潘云侠可能生了些波折,老郭心里不开心了,年底赵彦飞一来就直接给了云侠两个字。


其实真要算德云社应该是04年起才开始走上的正轨,到05年如日中天,也就是桃儿说的北京其他说相声的开会研究怎么取缔郭德纲的时候。


07年第一个波折是藏秘排油事件,08年让张文顺老先生怒而收回德字的事儿算是第二个较大的波折,建议大家去看看这之后的特别节目《非常6+2》,个人认为那是德云社在相声艺术上最璀璨的阶段。


10年黑8月第三个波折,连小伟都退出的时候,谁能想到德云社还能挺过来呢?


至于金子,因为个人原因,对他的事情做不到不带个人色彩的描述,但又想聊聊。


提一下记者采访小岳岳14年在春晚和金子碰面的问题,这时候小岳还是叫的师兄;问金子对小岳红了的看法时,金子的回答也是两人表演风格不同;赵云侠离开又回来,理由里也写了当时觉得听云轩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,到底是自己的买卖,哪边都一样;小伟离开德云社的时候是曾经说了很多重话,但金子在16年以前的采访里可一直都是说的只是对管理层给的新合约不满意,德云社需要我我就能回去(如果是我孤陋寡闻看的采访少了,欢迎大家告知,但注意是16年家谱事件之前)。


09年,桃儿谈郭小宝时说在他之前只有四个人,以后哪怕再来一万人也得叫他师哥。


这时候小伟已经离开,辫儿倒仓还没回来,指的应该是闫云达、曹云金、栾云平、孔云龙。而堂主在11年和15年的微博里曾都叫于云霆五哥,这时候排在他前面的人已经变成了闫云达、张云雷、栾云平、孔云龙。


流水的郭门,铁打的五哥。


B站有的于思洋站桌子上唱我是一个兵、太平歌词的视频,萌得人心肝颤,谁能想到是在德云社挺过大危机,停业复起之后的首秀呢。


还有一个细节是孔云龙和岳云鹏都是老郭04年在海碗居炸酱面馆淘换回德云社的,但孔队在06年就正式拜师,有了云字。而岳云鹏自2005年第一次登台效果欠佳后,师傅就勒令他暂不登台。


小岳岳曾在节目里说过,那时候自己是真的没天分,觉得说不了相声有了回老家的念头,是老郭又慢慢劝回来的。直到09年桃儿收第二批云字科,小岳岳才正式有了云字。


后来孔队接连车祸、烟花、摔楼梯、撞公交车等等事故,口齿身体都受了影响。世事无常,能把说相声这个全世界最安全的职业干成这样也是三哥的本事(自动狗头)。


还有宁云祥宁少爷,微博改名后的少爷已经离开这片江湖了,我没有去深追,只记得最后一次看见他时微博签名是“那些曾经都在心里”。


像他自己说的,其实从来就没想过会干这行,为了姥爷和母亲说相声的腼腆少年离开了舞台,德云四公子缺了一角,新的时代却又已经开启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发现了些有意思的,补在这后面。
2010年2月2日,德云社己丑年封箱,金子没出现,小伟李菁出现了。这大概就是他俩没跟着在1月18日闹未央宫的原因了。不过庚寅年元宵节2月28日办的开箱,金子又回来了,说了两段,小伟李菁又没出现了。
还有他们退出的日子,刚好在金子开德云社个人专场的时候。李菁和小伟裂穴后,和金子还能一起上节目,拍电影。了解的越多,对小伟的好感越少,真是自我折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再补一个,鹤字科首徒,之前我一直以为是曹鹤阳或者阎鹤祥,今天突然发现不是,是杜鹤来。


要说此人也是一个奇人,之前在饭馆配菜,后来由师娘引荐入的门,据老郭讲是一个朴实能干,一天到晚自己找活儿干的孩子,身体还不太好。虽说是鹤字科首徒,却快十年了还在青年队,青年队里的老大哥,极其没有存在感。

最近不是一次两次想写九辫了 可总是没有思路 刚刚好不容易有了思路 居然半途而废流产了 可怎么整……

大家伙等着啊 就张云雷这脖子上的印儿我必须得写点什么出来🙈 即使前线说了是痘印🌚(cr.微博小姐姐 侵删 )

哇操 壳贝站不住了 想站贝壳 贝爸真的很攻啊 像哥哥一样 明明比壳壳小好多啊
壳壳头发长了简直不要太乖好吗 你再也不是我霸气的壳总了 贝贝头发倒是剪了 不留脏辫还扎了耳洞 妖艳 想跪舔

【堂良堂】余生请多指教(一发完)

前天就有的脑洞现在才写😂
从不到凌晨一点写到现在 差不多凌晨四点了😂
好困 晚安🙈
祝大家看得开心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周九良知道的,他不是单相思,孟鹤堂喜欢他的。

自己也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,可能是他在台上借着角色靠近自己的时候,可能是他叫自己航航的时候,也可能是他告诉自己他离婚了的时候。

02.

周九良觉得孟鹤堂也知道,俩人这么多年一直兜兜转转的,却从没有人主动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03.

周九良不想和孟鹤堂只是搭档。

本来以前是满足这种状态的,但是从今年开始,他发现自己对孟鹤堂的爱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他想正正经经地跟孟鹤堂谈恋爱。

他想光明正大地牵住孟鹤堂的手。

他想理所当然地说自己是孟鹤堂的爷们儿。

04.

每场三宝巡演一对搭档住一间卧室。

他听着孟鹤堂洗澡的水声都会心跳加速,半夜醒来看见孟鹤堂伸出被子的小腿都觉得燥热。

周九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。

05.

周九良想先迈出一步。

打开手机百度,点开搜索框,输入“如何和喜欢的人表白?”

“充分表现你的诚意。”

诚意?什么样算有诚意?

点开搜索框,输入“如何跟喜欢的人表现诚意?”

“舍得为ta花钱,愿意给ta未来。”

花钱?未来?周九良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,这两样加在一块不就是戒指吗?

06.

周九良站在柜台前看了很久,也不说话,后来导购员实在是忍不住了,

“先生,我看您看半天了也没选出来,要不我帮您推荐推荐?”

周九良面目表情地抬起头看着导购员,在导购员以为自己要挨骂了的时候,周九良却点了点头,

“好。”

导购员满心mmp,关注自闭症儿童,从我做起。

但脸上还是要笑嘻嘻,

“嗯,好的。请问先生,你是想买给哪位呢?”

“额……恋人?嗯,恋人。”

“嗯嗯,买给女朋友,先生很贴心呢。”

“啊,不是,男朋友。”

导购员愣了一下,

“啊?啊,对不起对不起,那…那么请问,您是想买对戒还是单戒呢?”

周九良倒是很淡定,他没觉得哪儿不对,

“对戒吧。”

最后,周九良只买了一对素圈,很简单,他不喜欢花湖柳梢的东西,况且两个男生戴钻太娘了。

07.

周九良表白了,在孟鹤堂家的饭桌上,就在俩人刚吃完饭,瘫在凳子上消食儿的时候,周九良突然坐起来表了白,并拿出了那两枚戒指。

结果孟鹤堂说让自己先回家,他说他考虑考虑。

周九良以为孟鹤堂会开心地接受或着残忍地拒绝,但他没想到这种情况,这是什么意思?

周九良把自己的那枚戒指拿走,留下了孟鹤堂的那枚,合上盖子,放在孟鹤堂的面前。

“那…我先走了。”

08.

第二天七队轮到去南京小园子演出,到快登机了,孟鹤堂也没来,周九良拉住刘喆,

“喆哥,孟鹤堂呢?”

“啊?小孟儿不请假了吗?他说家里有事,没告诉你啊?”

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周九良觉得天都塌了。

什么意思?

不同意就不同意呗,用得着这么躲着自己吗?

孟鹤堂,你行啊,你行。

刘喆这才看出来周九良不对劲儿,

“九良,你跟小孟儿吵架了啊?”

“没有。”

09.

“唉……”

周九良躺在床上望天,脑子一片混沌,怎么办?

我咋这么沉不住气,太高看自己了,人家根本看不上自己,这下好了,见面都难了。

“啊!”

周九良猛的喊了一声,大力地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

“睡觉!没孟鹤堂我还活不了了是怎么的。”

10.

周九良确实高看自己了。

没孟鹤堂他确实活不了,第二天早上起来顶着大大的黑眼圈,张九泰都调侃他是不是耐不住寂寞给酒店的小卡片打了电话。

周九良没心情跟他侃,

“滚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11.

周九良这场给张九泰捧,下午刚撞的活,周九良觉得好累,他要说好多话。

跟孟鹤堂搭活不用这样,孟鹤堂惯着他,搭不搭话都行。

啊,好想孟鹤堂啊。

不过这样也有个好处,他在台上可以随便提孟鹤堂,粉丝也开心自己也高兴。

自己今天说了无数遍孟鹤堂是流氓,可不是流氓嘛,撩自己又不跟自己在一起。

12.

九泰九芳他们去夜店了,九良不想去,没心情,自己在房间里无聊地翻着微博,突然周九良刷到了一条张鹤伦的微博。

张鹤伦没什么,主要是微博内容,他在孟鹤堂家吃饭,好像一共三四个人,一桌子菜。

这就是你说的家里有事?

孟鹤堂啊,你宁可在家给别人做饭都不来跟我说相声。

呵。

周九良把手机关机,扔到一边,揉了揉眼睛,睡觉,今天好好睡。

13.

第二天周九良的黑眼圈更严重了,他有点崩溃。

孟鹤堂张鹤伦栾云平,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是谁,他们几个在一起能谈什么,是不是孟鹤堂想跟自己裂穴啊。

周九良真不敢想了。

他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,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,整个队都没人敢跟他说话。

就连宋昊然颤颤巍巍地来找周九良对词,都是宋昊然自己一个人在说。

宋昊然自出生以来第一次为自己的生命安全产生担忧。

14.

“叮。”

周九良猛地捧起手机,他一直在等孟鹤堂的消息,

“微信:孟鹤堂发来一条新信息。”

他是又开心又绝望啊,

开心于孟鹤堂还想跟自己说话,

绝望于他会跟自己说什么,

拒绝?劝导?裂穴?

唉,想那么多干嘛,还不如看看,给自己一个痛快。

结果点开微信却只收到了三个字,

“看微博。”

看微博?

周九良一脸懵地点开孟鹤堂的微博,

啊?什么意思?就想让我看看他们自己吃饭吗?

突然,周九良被孟鹤堂的左手吸引住了目光,猛的放大孟鹤堂的左手处,那左手无名指上,正带着自己送他的戒指!

周九良感觉自己心里像有烟花炸开了,不断地放大照片的每一处,最后回到左手上,嘴唇不受控制地咧开,漏出洁白的牙齿。

“叮。”

“孟鹤堂:余生请多指教。”

“余生请多指教❤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诶,老秦,咱俩合张影。来,把这个戴上,拿着花。”

“啊?哦。”

“照的不错,你发个微博吧。”

“嗯,好,我写什么啊?”

“额……你就写‘就这个意思了 我还是喜欢这个帽子’ ​​​”

“行。”

“发完哥请你吃饭啊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

13分钟之后——

“微博:孟鹤堂评论了你:你俩够了”

全…全完了……

周九良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❤
可能会再写一个孟鹤堂视角的👌
至于你是我的那篇哪天再说吧😂

【九辫/良堂】你是我的(HE/养成)10.

小车车没开完

我会补上的

先看这些

走评论

我觉得写的还可以😂

希望大家能喜欢吧❤

话说tap什么时候能改回去?!

tap好了会更文的 除非我忍不住(x
下一篇超级长 写的很用心 有车 请教了一位壳贝圈的太太 发文的时候会介绍 大家可以期待一下👌
还有啊 可能是天气的原因 最近不太想写傻白甜风了 所以接下来更得这篇会很ooc 车开的很色的那种 大家做好心理准备🙈